起个吊炸天的名字好难


分租房每月三百 紧挨着烟囱,
睡里厢的姓李名字叫双喜,是我的二房东,
尽管日子过得很窘 他都能从容,
只是有次年前 残摩给收了 急得要发疯,
影楼照里在老家的对象名字叫芙蓉
就算婉转地说长得也勉强只能算普通,
我有几次交不出房钱 他都肯通融,
《匆匆》李宗盛

没必要假装刚强
悲伤也是人生的一部分

经管往事已成追忆
但我心里还是喜欢你

努力做一个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的人